秦昭.Crane

原ID 祈山鹤白.Crane
这个人很懒,只想把你留下

Q:被你记在备忘录里的句子?

“人生答对就好,哪怕答案不标准”

20210520 给如我一样单身的朋友

20210520 给如我一样单身的朋友


有人过节开心收礼 有人爱意藏心里

有人独舞又来自欺 有人暗处偷喜

 明明你去年还有CP

现在却说 I´m feel lonely


有人唤起美好记忆 有人停留大雨里

有人四处寻找知己 有人已经互换微信

明明你是才华横溢

明明你是好好脾气

明明你做事最耐心 可还是没有桃花运

其实有人在默默关心 其实有人在悄悄爱你

都在等一个适当时机

等今年520 21


——2021.5.20


“一定会有人在偷偷爱你。”

“享受一个人的欢愉也没关系。”

浓缩但不是精华(1)

故事无原型

我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


  老人已经快挺不住了。

  墙上的时针一分一秒的走着,老人的生命也在一点一滴的流逝着。老人回忆起了她的一生。

  她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里,家里上有哥哥姐姐,下有一个妹妹。从小父母只给哥哥姐姐缝制新衣服,作为妹妹只能穿姐姐剩下的,有时还要别扭地披上哥哥不要了的外衣。夹在中间的女孩总是不好受的。

  老人没怎么读过书,大字也不识几个。家里三个女娃子,她行二,便二妞二妞的叫着,到了八九岁才知道自己的大名叫来娣。

  老人虽书读得的不好,那女红却做得还不错。刚到十八九岁的时候,便有媒婆替她说媒。到了二十岁时,就嫁给了村头一个普通的裁缝。日子日子过得不算富裕,但至少不用捡旧衣服穿了吧。

  也算是平平淡淡的过了大半辈子,育有两儿一女。

  老人把儿女都喊到床边,交代着身后事。现在的房子留给了大儿子,老宅交给小儿子处置,而自己年轻时存着的嫁妆,便给了女儿。

  “我想...回老家。”

  老人是这样说的。

  都说叶落归根,老人或许也是这样想的吧。秋天的大街,挂着寒冷刺骨的风,晚上下着雨,极难打到车。

  两个儿子扶着她,女儿在马路中央拦车。终于,被拒绝了八九次后,老人和儿女做上了车。两个儿子和老人坐在后座,女儿坐在副驾。

  村子变了许多,铺上了水泥路,以前的裁缝店也拆了。老人被儿女们扶着下了车,颤颤巍巍地一路走回了老宅。

  老人坐在堂屋的椅子上,望着这里熟悉的一切。她在这里出生、长大、结婚生子,好像没有什么遗憾的了。

  随着秋天的最后一片落叶落下,老人也归了家。结束了同许多人一样的人生。


或许这不叫平凡

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星辰


图源@雪球 


不更文的一万种理由 字丑 见谅

木刃出鞘


“何为江湖?”

“剑客一把剑,壮士一壶酒。”


   传闻江湖中曾有一位姓凌的第一剑客,在与妻子归隐桃林后喜得一子。为其取名为凌赋才,凌老剑客希望儿子长大后能继承自己衣钵,也成为一名出色的剑客。

   

   不料赋才这小子的才华却赋错了地方,通晓诗词歌赋,却提不起剑。这可把凌老剑客气坏了,秉承着“取好名,成大才”的理念,为自己的孙子取名为凌鞘,这下总可以利刃出鞘了吧。

 

  命运多舛,孙子还在牙牙学语之时,爷爷已经西去。

   

   凌鞘也算对得起他爷爷,自小爱好习武,好似有一种莫名其妙的“江湖魂”。长大后发现自己爹是个“武盲”后,左(hao)思(bu)右(you)想(yu)后(de)决定拜师学艺。啊不,是拜师学武。


   天下之大,还怕找不到好师傅。听闻南边有一个名声还不错的云湘阁,阁主德高望重座下还没有弟子,不如去碰碰运气。就这样,小凌鞘背上父亲小时候没正经使过的小木剑和家乡的一捧黄土,向南行去。


   “老爷,你看看鞘儿,这么小的年纪... ...”凌夫人望着儿子远去的背景,不禁酸了眼眶。


   “夫人不必担心,凌鞘这小子还挺有他爷爷当年的风范呢。”

   

   凌夫人:... ...这一家子。


   凌赋才:儿子加油,粑粑麻麻在家等你哦。

   

   到达云湘阁时,寒冬已至。凌鞘扣了扣门,门内无人回应。虽是南方,气候依旧寒冷。凌鞘裹紧了衣服,将小木剑抱在怀里。


   “小孩儿,站在我家门口做甚么?”只见一女子也背着把木剑,身边跟着个小黄狗,缓缓走来。头上金钗的随着步伐一步一摇,一时间让凌鞘看花了眼。


   “等我成了大剑客,也要给娘买这样美丽的金钗。”凌鞘心中这样想着。


   “小孩儿?小孩儿?”此时女子已经走到了凌鞘面前,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
   这时凌鞘才回过神来:“你说这是你家?”凌鞘摸摸头,“我记得牧阁主没收过徒弟啊。”

   

   “我叫牧千,是这里的阁主。有什么问题吗?”


   牧千瞧着这小男孩穿着几件粗布衣裳,背着个小木剑,灰头土脸的。八成是来要饭的。


   凌鞘心中也在思量着。这姐姐也姓牧,该不会... ...罢了罢了罢了,都是牧家人剑法不会太差。小阁主就小阁主吧。


   “我要拜师!”


   “我们这不收流浪儿童!”


   两人几乎同时说出,对视后又发现了不对劲。


   “我有这么寒酸?”


   “我居然被人拜师了?”


   缓过神后,牧千向前打开了大门,后头看了凌鞘一眼。


   “小孩儿,真的想拜我为师?”


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


   “进来敬茶。”


   刚入阁的日子还是很快乐的,吃饭睡觉养小黄。日复一日,凌鞘发现,师父怎么还不教我剑法啊。

   后来,凌鞘发现自己上当了,这压根不是什么云湘阁,这是云渺阁。

   好吧,师父下回记得把匾挂好。师父牧千每日就去和各大掌门打牌饮酒,有事也会受点小伤。凌鞘不明白,打牌饮酒为何还会受伤。


   翌日

   “师父师父,你啥时候教我点真东西?”


   “这有本秘籍,你拿去。”牧千丢给凌鞘一本书,转身出门去了。


   凌鞘拿到手里一看,是一本《牧氏赌法》。这下小凌鞘忍不了了。


   “我是来修习剑法的,不是来赌博的!”傍晚牧千回来后,凌鞘对她说到。


    牧千皱了皱眉,沉默了一会儿说:“明早九点,院里集合。”

  

    第二日牧千果然早早的在门口等着凌鞘,还是一样的木剑金钗和小黄狗,说来也巧,连衣裳也是初见时的那件。这让凌鞘有些恍惚,想起了半月多前自己一腔热血来到此处,却当了个农夫?

   

    凌鞘希望能学到点真东西,能做一个道济天下的大侠,就像爷爷一样。来到这儿他有许许多多的疑问,在无数个等着师父回家的傍晚,他都想过背上包袱回家。可他没有,他相信牧千能给他一个说法,这次出门或许能找到答案。

   

   “师父,我们去哪?”

  

   “带你开开眼界。”


   一路上,凌鞘牵着小黄,跟着牧千,两人没有多说什么。一刻钟的时间便走到了一处府邸,门上的牌匾刻着“刘府”二字,凌鞘心想,这莫不是江南第一暗器门?


  “徒弟,听说过江南第一暗器门吗?”牧千抬头看了看那匾上的字,又转头对凌鞘说,“这儿便是了。”


  “我们来这儿干什么?”


  “玩啊,还能干什么。”


  牧千叩叩了门,里头便出来一位弟子请他们进去。牧千倒是对这里很熟悉,凌鞘自从跨进门后就觉着有些不对劲,感觉四处都有眼睛在盯着自己。但看牧千这轻松的样子,凌鞘也没有多想。


  走到里院后,终于见到了刘门掌门... ...的大弟子。大弟子名叫舟燦,一席白衣,年纪看起来和牧千差不多大。牧千两人到时,他正坐在亭中煮酒,面前是一副摆好了的棋局。


  舟燦见到两人后连忙起身行礼,看见牧千身后的凌鞘皱了皱眉,但也没说什么,只是请牧千坐下。


  “牧阁主今日怎么带了个小兄弟过来?”


   牧千并未回答他的话,环顾四周后反倒问他,说;“你师父呢?”


  “师父外出有事,所以今日是晚辈在此守家门。晚辈牌艺不精,今日便和掌门下棋如何?”


  “可以。”


  凌鞘四处观察着,时不时也看看师父的棋下得怎么样了,起初还不错,可到后来凌鞘腿都站酸了,两人的棋局还没结束。他刚准备活动活动,牧千就回头看了他一眼,“站好。”


  凌鞘立马站好,他寻思自己刚刚动静那么小,师父是怎么发现的。


  突然,不知从哪儿射出一支箭,直接向凌鞘飞去。凌鞘还来不及反应,牧千便扯着他的衣领将他拉下。瞬间,那只箭从凌鞘的背后擦过。凌鞘全程懵逼,啥时候射的箭?为啥射我?咋没射中我?


  “小兄弟还要多加练习啊。”舟燦抬头看了一眼凌鞘又低下头落了一子。


  话音刚落,又有几只箭朝牧千这儿射来。牧千拿起木剑,剑鞘挑开了飞来的箭矢,箭已飞远,剑却未伤。一切不过是刹那间的事,等凌鞘反应过来时,只有散落的箭矢和依旧下着棋的两人。


  此后还有好几拨的暗器向牧千飞来,箭、飞镖、飞刀、银针等等等等,还有好多凌鞘没见过的暗器,可这些都被牧千拿木剑给挡了。


  回去的路上,凌鞘一直盯着那把木剑,好奇这到底是拿什么东西加固过的,照道理来讲木剑不可能这么坚固啊。若是一般的木剑经过几次这样的“折磨”便会断吧,可是牧千这把只有剑鞘上有些许摩擦,其他却是完好无损。


  “师父,可不可以教我你今日用的那些招式?”


  “剑气。”


  “什...什么?”


  “凡所处招式,皆为民间最普通的剑法。能达到这样的效果,取决于剑气。”


  “何为剑气?”


 “一招一式的连贯,出鞘舞剑时的力道。就像是你挥动剑时所刮出的风,将这股风转化为包围着剑鞘的无形刃,就是剑气。”


  牧千停下来看着凌鞘,又说到:“还有什么想问的?”


  既然牧千这么说,那凌鞘也毫不避讳的问,“今日为何有那么暗器?是要杀你吗?”


  “可以这么说。”牧千边走边说,“今日飞来的那些暗器是在试探,也是在攻击。他们想杀我这件事,已经不稀奇了。”


  “为什么?”


  “因为......”牧千停顿了一会儿,“你师父我太优秀了啊。”


  凌鞘愣在原地,果然师父正经不过三秒。


  “徒弟,快点跟上。”


  凌鞘感受到师父的厉害后,便每日吵着牧千教自己练剑气,每天跟着牧千去各大门派喝酒下棋。在见识过牧千许多招式后,凌鞘也领悟了一些,可每回展示给牧千看时,牧千总是一脸嫌弃的说:“不及你师父当年之一毫啊。”


  当然,人也是不能太得意的,牧千也是有失误的时候的。那日去萧门时,就被一只飞镖刮伤了手臂。回来后凌鞘帮着牧千上药,发现伤口处发乌,娘亲说过,伤发乌发黑都是中毒的象征。


  “师父,这飞镖上下毒了。他们是认真的要杀你啊。”


  牧千敲了凌鞘的脑门儿一下,说:“杀人还有闹着玩儿的吗?”


  “他们要杀我,又不敢明着来抄家。只好约我去饮酒作乐,再暗中用暗器什么的杀我,到时候我就落得个学艺不精,不会保护自己。你说,是不是在认真杀人?”


  “那可以不去吗?不去总可以了吧,他们不是不敢明着抄家吗?”


  “他们也可以暗中端了我这云渺阁,只是落人诟病而已,骂个几年。”


  “师父你... ...”


  “我自十七岁后便离家自立门户,所以这两三年一直是我自己一个人过,后来你来了,小徒弟,我现在只有你了。”


  “其实... ...还有小黄。”


  “汪”


   在后来的两年里,师徒两人一起过了上元节,中秋节,重阳节和春节。凌鞘还是在家里练习着剑法,摸索着剑气。当得知牧千重伤的消息时,凌鞘正在擦拭自己的那把小木剑。


   凌鞘丢下木剑便向门口冲去,看到了一身血的牧千。在牧千身后的,还有一个穿着紫衣的中年男人。


  “我师父怎么了!”凌鞘向那个中年男人大声喊着。


  “快死了。”那人平静的说,语气平淡得就像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。


  “你... ...你是谁啊,你凭什么咒我师父!”


   “没礼貌,按道理,你应该叫我师祖。”那人看了一眼倒在凌鞘怀里的牧千,“快驮进去吧,再晚了练遗言都没有。”


   凌鞘吃力地驮着牧千向院里走去,牧千虽然看起来不重,但是凌鞘的小身板却承受不住。终于,把牧千驮到了正堂。


  “小徒弟,不得对师祖无礼。”牧千总算是恢复了一些意识,“不过,我死后,也别跟你师祖走,你要是愿意帮我守着这云渺阁,就帮我守着吧。”


  “师父,你不是说你自己最厉害吗,怎么会变成这样!”


   “你师祖还是厉害些。”


   “师祖...?”


  “你师祖哪儿,我还是打不过,真正的云湘阁是不收废物的啊。我十七岁时才不是自立门户呢,是太弱了,被赶出来了... ...”



   半年后


  凌鞘在院子里舞着木剑,院旁的梧桐树落下了一片叶子,在经过木刃时被一分为二。

  

   凌鞘欣喜不已,回头向正堂内喊:“师父,我练成剑气了!”


  许久,没有回应。


  “师父又出去了吧。”


   夕日沉阁,飞鸟回巢。

  

  夕阳下,小少年背着一把木剑,身旁跟着一只小黄狗。


 你若问他为何一直望着大门口


  他在等师父回家。



[七夕小甜饼]黄粱一梦是真实存在的?

 第三人称视角👀 

七夕番外(算是)给他俩补个大婚

前篇:黄粱一梦是真实存在的?(1) 黄粱一梦是真实存在的?(2) 


 “彩儿,把我娘送我的那套首饰拿来。”

 

 六月甘六   宜  嫁娶 祈福

 现在是申时(下午五点多),虞棠早早的就坐在了镜前梳妆,镜中映着她如画的面容。描眉,胭脂和口脂,只需淡抹,便更能增加她的气质。

今天是她出嫁的日子。

 彩儿拿来首饰后,虞夫人便由王嬷嬷搀着进来了。看到虞棠今日的装扮,心中不免得欢喜,喜悦的泪水也忍不住的流下。

 王嬷嬷从袖中拿出一把檀木做的新梳子,递给了虞夫人。虞夫人赶紧撒了擦眼泪。

 “娘,给女儿梳梳头吧。”

 虞夫人落下第一梳后,王嬷嬷嘴里便喊:

 “一梳梳到尾

 

 “二梳梳到白发齐眉”


 “三梳梳到儿孙满地”


 “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”


 梳子在头上梳了四下后,虞夫人便站到了一旁紧紧握住了虞棠的手。身后作为全福人的王嬷嬷正为虞棠挽着发。

 “娘,握这么紧做什么,我又不是不回来了。”

 “棠儿,嫁去夫家后可不能再像在家中那般任性,娘教你的三从四德都记住了吗?”

 “哎呀,娘,孩儿记住了,不就是未嫁从父,既嫁从夫,夫死……”虞棠扳着手指数着,还不等她说完,虞夫人便捏了一下虞棠的手。

 “可不能这么说,今个儿是你大喜的日子,快呸呸呸”

 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

 待虞棠梳妆完毕后,虞夫人为她盖上了红盖头,牵着她出了院门。

 虞棠内穿红袄,足登绣履,腰系流苏飘带,下着一条绣花彩裙,头戴用绒球、明珠、玉石丝坠等装饰物连缀编织成的“凤冠”,再往肩上披一条绣有各种吉祥图纹的锦缎“霞帔”。

 盛家的轿子也正好到了,轿身红幔翠盖,上面插龙凤呈祥,四角挂着丝穗。虞池(鱼池)将虞棠背上了花轿。

 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。

 自此之后,虞棠回娘家的日子也满满减少了。



 礼乐和舞狮的队伍在桥前引路,街上周围的人无一不都在感叹着盛家办婚礼的气派场景。

 八台的大轿绕着城中游了一圈,虞棠听着轿外热闹的声音,想起了她与盛泽的过往... ...


 “泽哥,待我长大后我要游遍这万水千山,尝遍所有的美食。你说好不好?”

 “到时候带我一个就行。”

 “好。”

 

 轿子落在了盛家的大门前。

 抬轿人抬着轿子跨过了火盆,盛泽拉满弓向轿门处射了三支红箭,驱一驱邪气。箭落,帘开。喜婆将虞棠扶了下来,跨过马鞍,进入正堂拜堂。


 “一拜天地。”

 

 “二拜高堂。”


 “夫妻对拜。”


 “礼成。”


 高堂满座,亲朋好友相聚,真正欢乐幸福的场景大概便是如此。


 盛泽用红布包着的杆秤挑开了虞棠的红盖头,两人向长辈们敬了茶后,便入了洞房。


 “阿棠,今日我们成亲了。”

 “阿棠,今日我们入洞房了。”


 盛泽这回终于等到了那人的回答,不再是一具冰冷的尸体,不再是自言自语的假象。

 身披红色嫁衣,与他共饮交杯酒的是她。


 “嗯,我知道。”